精选新闻资讯,精选娱乐资讯,篮球热门资讯,MVP,篮球人物,明星人物,港台明星,欧美明星,综艺明星,金马奖,影帝,影后

11月19日,“星爷”周星驰被旧爱于文凤追讨约7000万港元(约5900万人民币)的豪宅及基金投资分成一案,继续于法院开审,周星驰由资深律师文本立代表,于文凤则由前律政司袁国强代表。该案件的原告为于文凤,周星驰为被告,19日续审时,于文凤亲自出庭。于文凤出庭作供,忆述在2002年,周星驰说要送她自行车作圣诞礼物,但她说不要自行车,并提出落实分成10%一事,当时周星驰亦表示同意。于文凤选择以英语作供,她表示自己并不是周星驰的影迷,但在与他谈恋爱之后,有看他的作品。此时法官插嘴,打趣说:“你说到这句时听来很痛苦?”而于回应:“我从没有这样暗示,那些都是喜剧啊”。

于文凤

于文凤继续称,当她与周星驰还是普通朋友时,已助他解决美国签证的问题。而在2002年签定协议前,她已不时对周的投资提建议,甚至涉足他的电影业务,助他解决与伙伴间的版权纠纷。于文凤称,她之所以能得到周星驰的信任,除了她在投资上的能力外,他们的亲密关系亦是原因之一。而当时她以旗下公司名义与周星驰签约,也是因为当时他们的关系并不公开,所以不想自己的名字与周星驰的公司扯上关系。

于文凤强调,周星驰跟她有口头协议,她提供投资建议,赚到利润就可分到10%。而因出于信任,她并没有把这些条件写在书面协议上。她称,与周星驰在2002年初已就分成达称成共识,到圣诞前后她提议开始实行先前的分成协议,提出要10%,更得到周星驰的同意。

于文凤出庭

当时于文凤决定离开兄长的公司,全职帮助周星驰。兄长关注她是否白白向周星驰付出,她就解释会得到利润分成,并指周星驰不信任婚姻,她这样做不是为向周星驰逼婚,或逼迫他支付酬劳。周星驰的大律师盘问时向于文凤提出质疑,指周星驰本身已有投资顶级物业的丰富经验,根本是于文凤要向周星驰学习,而非由于文凤辅助周星驰。对此于文凤并不同意,她指自己在认识周星驰时虽无持有物业,但从父兄处学到不少物业建筑与投资的知识。

对于双方所签订的协议中,将她写成月薪仅2万港元的财务顾问,于文凤解释协议非由她撰写,现在看不但酬劳不对,对其职责的描述亦不真实。她指当时公司方面提过,该书面协议有其税务用途,她基于对周星驰的信任,没多加注意便签署。今天周星驰的大律师与于文凤花费不少时间,去斟酌与周星驰讨论分成协议所用的字眼有无差异。于文凤坚持提及某些英文字眼,并爆出她与周星驰原来是用英语交谈。她说:“我知道听起来很可笑,但我跟他一起吃饭时都是说英语的”。

法院开庭

据悉,于文凤的诉求涉及到2002至2010年间周星驰投资山顶豪宅“天比高”、大埔“比华利山”3个单位与5个车位、以及投资基金的获利。于文凤表示,当年虽然没签定合约,但双方曾有口头协议,让她从周星驰的投资获利中抽取10%分成。但周星驰指出,两人交往13年,虽说过会把投资利润分给她,但那只是恋爱中的情话,并非建立法律关系的承诺。

周星驰与于文凤

而于文凤一方则认为,于文凤在2002年4月首次与周星驰的星辉海外签约,成为星辉海外的财务顾问,每月薪酬2万港元,当时双方已有共识,于文凤可从周星驰的获利中分成,双方最终在同年圣诞节商谈后达成分成10%的协议。而就“天比高”项目而言,律师表示一开始周星驰就准备将其中一间独立屋留作自住,故不应视作投资。

代表周星驰的资深大律师则否认周星驰在2002年协议同意分配10%的投资利润给于文凤。他称,两人2002年在寓所共度圣诞夜时,周星驰提出给对方10%的投资利润,这笔钱充其量只是馈赠,且是周星驰热恋时的“情话”,并非商业决定,也没有任何法律上的约束力。

周星驰一方还质疑,于文凤工作3年后于1997年与周星驰坠入爱河,并未在她父亲的公司工作,投资经验和能力成疑。相反,周星驰在1996年之前就有房产投资经验,且有丰厚本金,较前女友更有投资能力。律师还提到,于文凤在接手周星驰的投资事务后,在股票等范畴亏了周星驰1300万港元,但原告对此避而不谈。

纠纷源自16年前的豪宅生意

据香港《经济日报》报道,于文凤毕业于香港名校拔萃女书院,是香港建设(00190,HK)创办人之一于镜波的小女儿。父亲于镜波于1973年与日本的熊谷组合作创建了香港机构,该机构1987年在联交所上市,2004年改名为香港建设,曾参与香港新机场、青马大桥及填海工程等大型项目,在内地也曾参与广州中信广场、深圳地王大厦等项目。于文凤一方称,自己与周星驰在一起13年,于2010年3月正式分手。在两人谈恋爱的13年中,于文凤一直担任周星驰的理财顾问,为他提供理财投资服务。

2004年,周星驰以3.2亿元的价格购入“天比高”地皮,引入发展商菱电发展合作进行重建,并向香港地政总署申请改建成共4栋楼高三层的独立别墅并更改门牌号,分别为普乐道10号、12号、16号及18号。据称,洋房楼高四层半,设有花园和泳池,还能俯瞰维多利亚港海景。其中10号、16号和18号已先后售出,合计收获14.5亿港元。

据上海证券报此前报道,于文凤曾在2012年9月入禀香港高等法院时陈述,2004年周星驰投资“天比高”时,就是于文凤从市场消息中知悉花旗银行有意出售该物业,才建议周星驰进行投资。当时她还靠人脉关系,引荐周星驰与菱电发展合作,否则周星驰也没有财政能力在一个月之内完成买卖合同。于文凤认为,周星驰及公司应支付她佣金8000万港元,她曾提议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来偿还,但遭到周星驰的拒绝。双方曾在2012年2月会面商讨佣金事件,周星驰同意支付佣金,并于3月先支付了1000万港元,但要求于文凤不能控告他,然而此后周星驰便再也没有继续付款,于文凤于是入禀法院追讨欠款,但周星驰却通过律师发信,否认拖欠售楼佣金。

另据港媒报道,在19日的庭审中,周星驰一方律师还表示,涉案豪宅“天比高”为周星驰斥资4000万港元装修,还请意大利设计师先后19次前来指导。这些足以证明该房屋为“自用”而非“投资”,自然不存在“出售后分10%的利润给于文凤”一说。旗下上市公司连续亏损今年6月,有港媒报道,周星驰将其价值约11亿港元的山顶豪宅“天比高”抵押给银行用于贷款,代签人为周星驰的姐姐周文姬。

至于抵押的原因,有媒体称,可能是需要资金周转,或与周星驰签署的“对赌协议”有关。据市场传闻,由于四年前,周星驰与A股上市公司新文化签下的对赌协议到期,而周星驰近几年的多部电影票房成绩不理想,导致利润不达标,需要做出赔偿,因此抵押了豪宅。不过,据齐鲁晚报报道,10月20日,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称其接受周星驰委托发布律师声明,称周星驰拖欠投资方巨额债务的报道并非真实情况。声明中澄清,周星驰因电影投资对赌失败,拖欠投资方巨额债务与事实严重不符,周星驰始终秉承诚信的经营理念,对其持股公司勤勉尽责,周星驰的商业行为均系依法、依约作出。

此外,也有人猜测,周星驰抵押房产还可能是为了筹备新作《功夫2》所需。去年,周星驰曾确认将拍摄《功夫2》。还有一种说法认为,周星驰抵押豪宅获得资金,可能是为他自己的上市公司比高运营注入流动性。2009年6月,周星驰通过向帝通国际出售Granville Identity商场的方式,获得帝通国际24.21%的股份,并于2010年5月开始出任该公司执行董事,任期五年。

2010年5月,帝通国际更名为比高集团有限公司(Bingo Group Limited,8220.HK),并在香港创业板上市,彼时周星驰已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,直接或间接持有35.64%的股份。之后他又多次收购股份,现已成为比高集团的绝对控股股东,据比高集团11月13日披露的2020/21财年中期报告显示,截至9月30日,周星驰直接或间接持有该集团已发行股份的50.23%。但比高集团连年亏损,入不敷出,股价已经跌到不足0.1港元。据比高集团近10年标准化报表(GSD)显示,该集团从2011年至今以来仅有2013年净利润达1297万元港元,其余年份均为负,近10年累计亏损近6亿港元。

据港媒报道,近些年转战幕后的周星驰拍摄的6部电影总票房高达79亿港元,其中2016年的《美人鱼》就占超过40亿港元。但从2017年的《西游记伏妖篇》开始,越来越多的观众不买账了。电影质量并不能令人满意,风格固化,使得“每个人都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”的话术由情怀逐渐变为嘲讽梗。再到后来的《新喜剧之王》,名头之大,IP之响,无出其右。可在2019年贺岁档最终的票房成绩比拼中,只获得6.15亿的《新喜剧之王》不要说难以望43.19亿票房的《流浪地球》项背,就连6.91亿的《熊出没》都没能战胜,令人大跌眼镜。





周星驰与前女友案庭审现场,于文凤爆两人交往细节,律师回应:是恋爱情话,没有法律效力

yixianliu

收录网络上的精彩生活、工作、创业、搞笑视频、精彩时刻、篮球人物、篮球资讯等等内容资讯,全方位娱乐资讯和篮球资讯,是您获取内地、港台、日韩、欧美娱乐新闻资讯最佳的娱乐性门户网站。

文章作者 : yixianliu

微博 : 靠谱潮流新鲜事

微信号 : AXiaoZhang0626